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摄影

小米换代:福兮祸兮,求仁得仁

  • 发布时间:2020-10-14

文/阑夕

雷军终于宣布周光平的离职消息了,连带着一起退休的还有黄江吉,两个都是联合创始人的title,在上市前夕因为掉队而提前下车,不能不说遗憾。

周光平在去年就被钦点背上了使小米陷入低谷的锅,他和他在摩托罗拉时代的同事钱晨一样,一方面技术过硬,一方面恃才傲物,外企风气还是沿袭过多,没办法真正和中国科技行业厉兵秣马枕戈待旦的独特环境同步。

外企的退势如潮,并非是从最近几年才有的迹象,它固然和政治经贸的关系牵连甚多,但对水土成分的不适同样难以回避。

这也是另一种洋人耿耿于怀的「技术换市场」,在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抱紧外资大腿,却又通过惊人的学习能力打完小抄,最终为本土民营企业的崛起埋下伏笔。

摩托罗拉只是时代变迁大幕下的一枚缩影,它在全球市场的败局都有无力回天的颓堕成分,甚至连接盘的对象比不上诺基亚那般光鲜。

不过另一方面,摩托罗拉也是少有的把研发及生产力量悉数放在中国本土的外企,这让它的人才储备成为趋之若鹜的金矿资源,雷军在创办小米之初,原本是周光平和钱晨双双志在必得,结果最后的坊间传闻变成了钱晨对股份分配的态度显得随意而让雷军怀疑此人对于创业的投入不足。

后来钱晨去了锤子科技,成为罗永浩的一张名片,言必称「博士」,大有一边弃若敝屣、一边视如珍宝的意味。

要说还是雷军眼光毒辣看人狠准,钱晨博士在锤子科技度日如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唯一一个可以和罗永浩唱反调的同事——终于还是以名义上「退休」收场。

从锤子科技「退休」不到半年,钱晨就又发挥夕阳红的精神,火线加入数字家圆——又是摩托罗拉老同事吴文良创办的——然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跳去了洪泰制造工场,可以说是马不停蹄。

周光平虽然在小米过得还算平稳,但他几乎也是在和钱晨离开锤子科技的同一时间,被雷军调到了首席科学家的位置上,对于一家以硬件业务为主的公司而言,这个职称和闲人的差别不是很大。

位居高位的干将遭到罢黜,在商业丛林里并非罕见的事情,在周光平之前,也有黎万强这个先例。

相比之下,周光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雷军亲手恢复了和高通、三星两家核心供应商的亲密关系,用时下的流行概念来讲,这可是关系到「卡脖子」的要务,不可轻率对待。

去年腾讯深网做了一篇小米重回巅峰的特稿,小米花了很大力气去推这篇稿子,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对外释放钦定的声音,即小米走了弯路,都是来自身为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及其团队的错误。

以退为进,丢车保帅。

雷军说他动周光平很不容易,相信其中不乏感情因素,小米的创业班底在早期曾被包装成超白金团队,每个联合创始人的名字和资历都是如雷贯耳的,这又反过来映衬了雷总驭人有术,能够吸引业内顶尖的人才共事。

可惜陪你走到最后的人,往往并非最早的那一个,世事莫不如此。

就是马云身边的「十八罗汉」,也经历过「杯酒释兵权」的戏码,在阿里需要高速扩张的时期,纷纷让位给马云重金空降的职业经理人,当然马云后来尝到教训,感慨还是自家孩子接班比较靠谱,又是另一家故事了。

人心散了,队伍自然不好带,当断则断,方能路遥知马力。

港股新规颁布,允许同股不同权的架构——之前正是这个门槛把有意于此阿里赶到美国上市,令香港资本痛惜放走一条大鱼——小米已在排队,上来就是1000亿美元的估值,难度不小,但也足够振奋。

倒是雷军在2016年的时候还在信誓旦旦地表示小米「五年内不考虑上市」,只能说是此一时、彼一时,小米的员工未必乐于接受回报延迟的壮烈,毕竟这份工作是真的苦,拼了这么多年的命,总要有些兑现。

2016年的小米,也处于有史以来最焦虑的阶段,其实就是发展节奏没有控好,过早的摸到线上渠道的天花板,导致整体增速一下子撞上了一堵软墙,而蓝绿两厂的适时崛起,又给了小米很大的压力,甚至是自我怀疑。

上一篇: ICO、IFO、IMO之后,还有什么?


下一篇: 大数据分析前景广阔 却难求一将

Copyright © 2012-2021(ent.letgrid.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